星學謬論三

香港與伊朗vs博士與術士

早前貼出兩編星學謬論,只是反映當時人的天星學問未到家,相信並非存心欺騙。可是,本次的謬論卻大大不同,文中荒謬百出,多個點子都是無中生有,指鹿為馬,既沒有事實根據,又沒有學理解釋,連地理部份也是反常識和理性,簡單而言只可用四字形容—一味老點!

謬論一:香港和伊朗在中國占星學屬同一分野

廿八分野的建立,最初由九州開始,相傳夏禹設九鼎,天下分九州(冀、兗、青、徐、揚、荊、梁、雍、豫),這個九分法便成為了華夏民族的地理概念,玄空學的井字分法便從此而來。及後天文學不斷進步,並受天人合一的思想影響,古人便在星空建立星官,從三垣中的天市垣分「國」,廿八宿分「地域」,這套文化一直流行於商周春秋戰國。可是,在漢武帝東征西討後,版圖急劇擴張,相對於前秦版圖擴張近一倍,廿八分野顯然不夠用,由於已不能滿足時代所須,因而便廢棄不用,及後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民國皆沒有採用,可見分野已是集體回憶,已不具實用價值。

香港和伊朗屬同一分野,首先在歷史/古証上已不屬事實。二,違背地理通識,香港在中國之南,伊朗在中國西方,大纜都扯唔埋,連三歲小朋友都識分,就算在伊朗立極也不對。但此理竟然被文中作者說得頭頭是道,一派江湖口問,令人欲駁無從。多講無益,有圖有真相(上圖乃廿八宿-時憲廿四山度),如果博士和術士的企圖一樣,都打算欺世盜名的話,如此香港和伊朗就屬同一分野吧!

天市垣

謬論二:月蝕導致火災

杰赫真的孤陋寡聞,月蝕與火災的例証實在沒有,但明火與暗火對沖(火冥沖)從而導致火災、爆炸、衝突和戰爭的例子卻多不聲數。事實上,年中的月全蝕當日亦都是火冥大沖,由於火冥皆非旺垣,所以便沒有發展成大規模衝突而已。再說,在伊朗方面根本就沒發生月全蝕,主蝕帶只在亞洲,香港傳媒大肆宣染的血月,在伊朗根本不會佈導,因為在當地全不可見,詳情可參考下方的月全蝕世界地圖。再講,如果香港、伊朗真的同一分野,應該受到相同天運星辰的影響,可事實是港伊不論在政治、經濟、文化各方面都沒有相似,國運地運也是相反。如有懷疑,各位大可親身體驗,下星期五(19日)亦會出現月蝕,看看又有沒有火山爆發、油輪大火等事故。不過,為了表現出與江湖術士非一般見識,下星期的「月偏蝕」與五月的「月全蝕」亦有所不同,但明年出現的兩次月全蝕,一在美洲,一在亞洲,才適合作出比較和統計。

謬論三:疫情反彈關月蝕事

文中又說火星、土星屬於災星,因為相害(不是會合),所以亞洲南方包括廣州、越南、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等地疫情爆發,但問題是年中的疫情爆發是全球性的,歐美也包括在內,況且連台灣也納入亞洲南方?地理上,台灣在廣州的東方,在東海範圍,中國地區叫華東;它又在越南、新加坡及馬來西亞之東北,如此穿鑿付會,跟佢學風水死得,可見其地理知識模糊,求求其其UP得就UP,連東南西北都未分得清楚。再講,火土獨立非凶星,每個人命盤都有一粒,亦有他特定的作用,如果用紫微術語叫「權星」,在上象限屬於大吉論。至於疫情反彈關係六星逆行,簡而言之,逆行表示舊事重來。

以上所述,不只用於星學,在風水學上就更為重視,玄空大卦有所謂六十四卦,每卦再分六爻,共384爻,每爻平均0.9375度,為什麼需要如此精細,由於涉及外局巒頭,所謂差之毫釐,謬之千里,所以港伊屬同一分野當笑料看看無妨,不用過於認真。

如果文章出自十年前,作者的天星造藝可能今非昔比,非吳下阿蒙,但文章出自數月之前,其謬論之合理性,連小學生都會懷疑,獻醜不如藏拙。
11月19月偏蝕後,21號台灣就火災了,術士們又有題材可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