贏粒糖輸間廠

贏粒糖輸間廠

杰赫少年時曾屬皇家香港軍團(義勇軍),是香港回歸前最後一屆畢業生,記得當年畢業典禮由黃絲領袖彭定康及陳方安生主持,場面非常盛大。假如香港仍被英國管治,我是可以考入華藉英兵,就算不是職業軍人,身為少年團的我亦有義務為宗主國上戰場作戰,但是以英國現時國力,如果真的打仗的話,我肯定成為炮灰。

慶幸的是,如今回歸了,打仗都是大陸出馬,香港人享受被保護的護蔭,回想年少氣盛的我頗為鷹派,夢想可以上戰場殺敵,做個英雄好漢。但是年紀大了,較能衡量利害關係(較怕事),今天倒傾向和平共存,盡量避免衝突,這思想方面的改變亦影響了今後的投資作風,此改變是由快轉慢,由短轉長,由有前無後轉為穩守突擊,由傾向多次小勝轉為一次重大勝,由沖鋒隊變為狙击手,由投機變為投資的結構性改變。

1995 passing out 投資市場實在有太多人做炮灰

所謂「價值投資」就是低買高賣,你不用理會別人點講(市場情緒),總之是低於內涵價值(PB)就是入市良機,從過去出現破淨(PB<1)時間可見(1998, 2016, 2020)往往都是大底,隨後必然迎來大牛市。譬如說勞力士手錶,現在我給你正價八三折,老手肯定毫不猶豫有幾多買幾多,可以想像一旦經濟環境好轉,個個追求名牌奢侈,折讓便隨之變為不可思異的炒價。本月港股的情況亦同樣如是,香港股市經歷了去年熊市,恐怕大多數人對此已經怕怕,甚至認為港股已死,只有美股、加密貨幣才可大賺特賺,長升長有,誰不知賺大錢的方法就在於勇敢在低位進場,然後在高位沽出,再在其他低估值資產尋找機會,並不斷複制。

另一方面,從過往經驗所見,港股月線圖RSI在25-30之間就是中期見底之時,正好此位置又有長期平均線支持,之所以我在《港股已死與羊毛失收》說HSI本年低位約在23000就是這個原因,在這進場可謂無得輸咁滯,坊間眾多危言聳聽只因唔識計數,唔好講勞力士八五折,無打折我都仆到買,未來二三年肯定是「贏間廠」。

以天運占星學而言,本年中港行大運,無懼美國加息抽水。

相反的是,俗話說「風水輪流轉」在投資市場特別管用,價格波動永遠是由底到頂,再從頂到底,從低估值到高估值來完成整個循環。個人在前文《比特幣占星學》曾說:「若然未加入幣圈者也不用過於心急,高追只會贏粒糖,明年上完金融占星堂後大把低位機會比你入。」就是看到此升勢不能持久。再說,杰赫去年已經發現,隨著加密貨幣水漲船高,相關高息掛鉤產品應運而起,這方面令我回想到多年前的”I kill u later”。

”I kill u later”為累計期權,英文全名為Accumulator,是一種標榜以高息掛帥的衍生金融工具,「高息」實質是與人對賭的期權金,這些累計期權大多數在資產泡沫才會出現,基於投資者不敢高追,又夢想可以在低位入貨,合約說明資產在某價格之上就收息,一旦跌穿價格之下就接貨,即是「升收高息,跌入平貨」,在投資者角度無論升跌都似有著數。可是當價格下跌,且愈跌愈低時,合約人的接貨量就愈多,這就是大戶在高位出貨的技量,杰赫還記得當時石Sir在電台教人如何玩,隨後自己也損失慘重,甚至是中信泰富的榮智健也因此而消失於富商巨賈之中。

去年虛幣的高息講座,虛幣只要一熊,幾高息都於事無補。

同樣道理,恒大高息債亦是糖衣毒藥,劉鑾雄夫婦初期購債曾獲17億元巨利,當時新聞個個叫好,說劉太有眼光,隨著恆大爆發財務危機,最終虧損超過110億,以上所說,就是「贏粒糖輸間廠」的方法。

成功叫英雄,失敗叫狗雄,去年熱點,今一沉百踩。